朋友多了路更难走?

朋友多了路更难走?

亲爱的胖子爸爸: 


你在给我的回信里说,让我务必多交几个知心的朋友,还说朋友多了路好走,至少有了烦恼可以彼此倾诉,学习上也能够互相帮助,共同上进。喔,可是胖子爸爸,你家唐豆有交友的本事,却缺乏管友的本事,这不,刚刚开学一个月,我就成了背信弃义遭友指责的那个可怜虫。 


如果算上旧友陈西西和张壮壮,温小暖应该是我交往的第三个朋友,刘浏呢,按照视线“来电”的时间排序,当然位居第四。嘿,胖子爸爸,电视上天天演的古装片里那个皇帝,总有三妻四妾,动不动她们就互相吃一下醋,我发现朋友之间竟然也跟妃子们一样,冷落了哪一个,你就会遭来一通抱怨。可惜我不是古代大权在握的皇帝,妃子们私下里再怎么争斗,都不会抬到桌面上来,让皇帝为家事焦头烂额。我这一介初中生,不过是多交了两个朋友,就八爪鱼似的,忙乱得找不到哪是手,哪是脚。 



温小暖和刘浏的位置,跟我和同桌史大力的正好构成一个平行四边形。小时候你给我买的玩具里,平行四边形最不牢固,随时都可以变化形状。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是如此。左下角的史大力,常常就弄出点动静来,改变我们三个人的方向。比如将温小暖或者刘浏传给我的纸条私自截留住,还故弄玄虚,搞得跟截获了美国中央情报似的那么神秘兮兮。 


一次刘浏写纸条问我:“晚上在线不?有事聊。”史大力看到了,即刻高声嚷嚷着:“嘿,刘浏,啥事啊,非得网上聊,当面说不行吗?咋了,还见不了光啊?哈哈!”其实刘浏不过是想问我,陈楚生最新出的专辑我买到了没,买到了能否借给他听一下,他最近零花钱被爹妈克扣得厉害,不得不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可是这点破事到了史大力这里,就像八卦绯闻似的,变成了一只小虫子,在每个人心里爬啊爬的,搅得人痒痒的,只想探出头来瞧上一眼。 


史大力似乎对温小暖有那么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可惜温小暖对他那一副总嚼着糖豆的幼稚相看不上眼,所以不怎么爱搭理他。史大力不计较温小暖的冷淡,事实上,这反而激起了他更高的斗志,所以对于从温小暖手里传过来的纸条,他的关注度,远远要高于我。他好像对我跟温小暖“成双入对”地出入教室有点嫉妒,恨不能将我的脑袋用Photoshop剪切掉,换上他自己的。所以他巴不得制造一起事端,离间我和温小暖还有刘浏的关系。这不,上周还真让他挑拨成了。 



事情的发生有点像周星驰的无厘头电影。那天我和刘浏同时被地理老师叫到办公室去。不过刘浏是地理课代表,我则是因为作业忘了交,被地理老师缉拿审讯去了。喔,胖子爸爸,我不说忘了交的原因你也知道,肯定是写完就落家里了,我一向做事丢三落四,这毛病被你不知说过多少次了,用钱惠美妈妈的话说,将来成不了大器,比你唐大海同志出息不到哪儿去。


刘浏同学是昂首挺胸走进办公室的,我则跟在他的后面,灰不溜秋的,像个跟班的小仆人。我在他后面也没闲着,一路小声嘀咕着,让刘浏千万在老师面前帮我说句好话,事后少不了会送他一张明星海报作为酬谢,实在不行,那张新买的陈楚生的碟片就送他好了。刘浏倒也算朋友,尽管我们认识不过才一个月,他在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略微停了停,说:“嘿,唐豆,放心吧,我会让地理老师转怒为笑的,好歹我也是她最得意最宠爱的男秘书。”


刘浏嘴上功夫果然厉害,原本地理老师是调查我为何不交作业,一上来就打算给我个下马威的,结果反而成了她向我们咨询如何才能让地理课上得更鲜活灵动起来。嘿,胖子爸爸,幸亏从小你这大编辑就注重培养我的母语水平,才得以让我找到了机会,充分发挥人民群众参政议政的权利,把地理老师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差一点就拿一小本,将我头头是道的讲述记录下来。



所以我和刘浏就回来得晚了点,一路上因为兴奋的潮水始终没有退去,还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地又聊了很长时间,大有穷人翻身当了家作了主的*。这样投入的结果是温小暖在我身后一连喊了三声,我都聋子似的没有听见。但我没听见,史大力却是听到了,而且还听到了我和刘浏谈话的只言片语。他将这只言片语,重新剪辑组合起来,便成了让温小暖一气之下不再理我的“罪魁祸首”。


史大力自行演绎后传给温小暖说:“嘿,知道刚才他们那么投入在谈论什么吗?他们在办公室恰好碰到语文老师,说是想办一份班级作文报,刘浏推荐了唐豆当文字编辑,那个美术编辑本来是你的,被唐豆一句‘你不擅长合作’,就被语文老师毙掉了哦。”


史大力幸灾乐祸地向温小暖描述这些的时候,肯定是注意到了温小暖青紫涨红的脸,也知道这一句挑拨将会引起怎样的结果,可他还是口无遮拦地将这个故事剪接加工后重新讲述给温小暖听,并在温小暖快要哭出来的表情里,得到心满意足的快慰。 


胖子爸爸,当温小暖质问我的时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向她解释,我想解释什么似乎都是画蛇添足,因为温小暖根本就不会听我的任何解释,她认定我只想和刘浏合作办报,而不希望她掺和进去。说白了就一句,我唐豆同学重色轻友,根本不把她这个朋友放在眼里! 



呜呜,胖子爸爸,我觉得自己像被夹在了门缝里,里外都进出不得,那一条被人揪住的小尾巴,火辣辣地疼得难受。最终我决定在QQ上给温小暖说清楚整个事情经过,告诉她语文老师其实连我都未必想用,更别说她老人家会听从我的建议了,最重要的是我根本没说过她不擅长合作,是刘浏犹豫问了一句“我们三个人会合作顺利吗”,到了史大力那里便成了我对温小暖的刻薄质疑。


我没指望温小暖当即就会回复我,她肯定是隐身假装不在线,看我的表态究竟诚恳到什么程度,再决定是否跟我继续交往下去。就在我焦虑地等待温小暖给我定罪判刑的那个周末,胖子爸爸,我竟然又先后受到了陈西西和张壮壮的抱怨和指责!这几乎可以用上我刚刚从小说里学到的一句话:屋漏偏遭连夜雨。 


陈西西几乎是扯着嗓子在咱家楼下大喊我的名字,哦,不对,是我家楼下,胖子爸爸,我忘了你已经N久没来过这个小区了,但我肯定你忘不了陈西西这个高嗓门的丫头,你还曾经幽默地说,她口一开,能顶上六级地震的威力。也的确是,她抬头大喊:“唐豆,你快给我下来!”几乎全楼的人都探出头来,以为一场恶战要开始了。陈西西人长得跟皇宫里格格似的美人胚子一个,可惜这一副大嗓门,严重损坏了她的小巧形象。所以胖子爸爸,当你告诉我说,上天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陈西西立马一嗓子吼出来,帮我验证了这句话的正确性。



我站在阳台上伸长脖子问陈西西究竟啥事这么十万火急的,陈西西却气呼呼地反问我:“唐豆,你究竟下不下来?不下来我走了你千万别后悔!”陈西西这句话有点威胁我的意思,但看着她一副似乎我欠她家一屁股债还打死不还的气愤模样,我还是乖乖地拖鞋也没换就下了楼。


我刚打开防盗门,陈西西就劈脸给我一句:“有了新欢忘了旧爱,这么绝情的事也只有你唐豆同学做得出来!”我一头雾水,但看她气势汹汹的样子,还是小心翼翼地哄着这娇蛮公主道:“西西,我……我什么时候忘了你了啊?” 


陈西西哼一声:“别装蒜了你,这么快就跟人家出入成双了,我离得远不搭理我也就算了,被你踩在脚下的张壮壮几次在路上跟你打招呼,你连个白眼都没有!毕业的时候谁信誓旦旦地说每个周末都找我们玩的?又是谁忘恩负义跟新欢谈得眉飞色舞,对旧爱看都不看一眼的?哦,听说某人在班里还成了老师的红人,开始热衷打小报告当内奸了。” 


胖子爸爸,如果早知道忘了交地理作业会惹来这么多烦恼,我那天一定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回家来,而后再将作业空投到地理老师的手里。可惜时间机器不能扭转屁股开回去,所以我也只能一次次做冤大头,被温小暖K完又被陈西西P,不知过两天张壮壮会不会翻身上来,给我一记闷棍。



我想我不再解释什么了,最好的方法还是要像钱惠美妈妈“教导”的那样,花点小钱请陈西西吃顿麦当劳或者肯德基,堵上了她的嘴,她也就没工夫念叨我那点过错了吧。


好歹我的存钱罐里有你偷偷给我的私房钱,所以请陈西西吃麦当劳的一个汉堡加一袋薯条不是太难,但看着她没心没肺地边吃还边抱怨我不够朋友,我还是有些心疼,觉得亏了,想反正同样都会落下抱怨,不如少花一点,请她吃冰激凌就好了,因为能够多剩下点钱,就能多缓和一下跟张壮壮和温小暖的冰冻关系。


亲爱的胖子爸爸,我在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温小暖已经给我回复了留言,但留言并不像她的名字一样温暖,她说如果真要办报,她还真不喜欢跟那个小鼻子小眼的刘浏合作,她怎么看他都不顺眼,所以三人行,多半会半路散伙,各走各的路!


所以你瞧,温小暖其实还在生我的气,她借不喜欢刘浏来暗示我,她非常不满意我跟刘浏走得那么近而忽略了她。假如我还想跟她做朋友,除非我将刘浏甩得远远的。喏,那个张壮壮也借陈西西的嘴给我回话了,如果我不主动给他赔礼道歉,别指望他会再爬上楼来找我,和我分享各种篮球明星们的逸闻趣事。



胖子爸爸,你力大无穷,能否告诉我,怎样才能将几个人像手链一样串在一起,结实地戴在手腕上呢?朋友多了路一点不好走,反而这个需要我搀扶,那个要求我拉一把,最后将我唐豆给拽倒在地上啃一嘴泥,他们倒是屁颠屁颠地跑了。


嘿,我知道为什么皇帝的三妻四妾制度现在被废除啦,就像你和钱惠美妈妈,非得离了才能再找新的,如果像刘浏的爸妈那样,有个新的人插进来,不闹得鸡飞狗跳才怪呢!呜呼,我现在就有鸡飞狗跳的忙乱感觉,真恨不能生出三头六臂来,将几个朋友捆绑在我身边,谁都别想起义做叛徒。


胖子爸爸,千万别为我的这些小烦恼发愁,你要是为此生出一根白头发来,那我们唐家就亏大了,我还指望你能吸引个年轻女人和你结婚呢,上次看见你孤零零的一个人在租来的小房子里蜗居着,我真是心疼呢。


唉,看我们两个,一个孤单没有人陪,一个则是没有孙悟空分身之术,陪不过来。看来不论大人还是正在长大的小孩,都有烦恼呢。


不写啦,胖子爸爸,晚安。


你那做梦都想长出三头六臂的唐豆小姐


内容来源:书问

查看全文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搜索
书问(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取消

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