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林顿夫妇的生财之道

克林顿夫妇的生财之道

在中国,政府高官几乎终生就是替政府工作的,他们的家庭财富来源于政府。而美国政府高官一般只替政府工作一任4年最多两任8年时间。当这些人开始为政府工作时,他们通常已经积累了相当多的家庭财富。以麻州为例,在我居住期间,已经有两任州长一共任职12年,每年只领取1美元的工资;尽管麻州州长的薪酬并不算太低,一年151 800美元,但对于这两任州长,这份薪酬仍然比他们每年慈善捐款的金额还要少。我查看了一下我居住麻州期间几任州长的来历,在担任州长之前,他们分别是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著名律师,或者本人就是富有的资本家。总之所有这些年的州长没有一个在任期内比他们任期之前或之后赚钱多。当州长就赚钱来说,对这些人绝对是一大损失。这并不是特例,比如说纽约州的前纽约市市长布鲁默贝格(Bloomberg)也是1美元的工资。早期的纽约州长洛克菲勒(Rockefeller)不仅不领工资,还自掏腰包替纽约州修建了整栋州政府大楼。顺便提一下,前美国副总统戈尔20个房间的私人别墅2006年用电量超过22.1万度,电费账单超过3万美元。你可以比较一下自家房子每年的用电量,体会一下其中的差别。令人吃惊的是,作为一位以促进环境保护关注温室效应而闻名的政治家,他自己并没有感觉这有什么不正常之处。


我想可以这么说,在美国,许多政府高官多半不是为了钱替政府工作的,他们关注更多的是实现自己的政治野心或满足自己为公众服务的愿望。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政客和高官都出生富贵。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和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就是草根高官的典型代表。比尔出生于一个贫穷的家庭,希拉里来自一个中上阶层的家庭,从小衣食无忧,但绝非富贵。两人都毕业于美国最好的法学院,耶鲁大学法学院。我会告诉你他们财富积累的故事,你自己可以把它跟中国的故事比较一下。


1978年,30岁刚出头的比尔和希拉里仍然在阿肯色州,一个经济上相对落后的州;他们两个人1978年的家庭总收入为美元51 173美元,相当于今天的185 700美元,算不上富人。1978年10月,当克林顿即将从州总检察长的职位上当选为州长时,希拉里在詹姆士·布莱尔(James Blair)的鼓励指导和帮助下,开始了期货投资。詹姆斯是比尔和希拉里的朋友,也是阿肯色州最大的雇主泰森食品公司的法律顾问。希拉里后来写道:“我一直有兴趣为我们家建立一个财务后盾,自学了期货交易后就下海了,在交易中我有时赢钱但有时也亏损。”她的的确确是一个天才和自学成才的典范,从对期货交易一无所知,以1000美元的本金起家,10个月后,当她金盆洗手时,她的资产已经增加了100倍变成10万美元,或者准确地说是99 540美元,几乎是她家当时年收入的两倍。这个惊人的发财故事在克林顿担任美国总统后被披露,马上就有人怀疑这涉及利益输送和贿赂。《期货市场杂志》期刊的编辑评论说:“这就像有人头一天才买冰鞋,一天后就打进奥运会。”数学模型仿真结果显示:即使假设投资者总是幸运临头,这种回报的可能性最多只有31万亿分之一。多次调查后的结论是:“这并不意味一定就有利益输送,但也不能证明一定就没有。”


希拉里期货交易被曝光的原因是克林顿夫妇和他们的好朋友,已经离婚的吉姆,苏珊·麦克杜格尔夫妇(Jim and Susan McDougall)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阿肯色州(Arkansas)共同投资的白水房地产被调查。克林顿夫妇在这项不幸的房地产投资中并没有赚到一分钱,而是损失了他们的投资。问题是阿肯色银行家戴维·黑尔(David Hale)指控克林顿滥用职权以公谋私迫使他向苏珊·麦克杜格尔提供了一笔非法的30万美元贷款。苏珊拒绝她前夫的建议为调查作证,在已经有完全豁免权的情况下拒绝回答任何有关克林顿的问题,因藐视法庭而被判刑入狱服刑18个月;她同时也在白水案中被发现有罪。克林顿在离任前赦免了苏珊。57岁的吉姆·麦克杜格尔因为白水案服刑于联邦监狱。由于心脏问题他看起来老态龙钟,在准备对克林顿作出秘密的不利证词的前几天于1998年3月8日星期日,克林顿任职期间死于心脏病发作。宪法第五修正案规定被告有权拒绝作证。但在这个案件中,特别检察官斯塔尔(Ken Starr)已经给了苏珊完全豁免权;也就是说不管她在法庭上说什么,都不能用来对她定罪,这也就是为什么她可以被强行要求作证。如果真相能够洗白克林顿的话,苏珊绝对没有任何理由不讲出真相。她声称的斯塔尔企图强迫她在宣誓下说谎或者说作伪证,她是因为不这样做而被监禁的解释是讲不通的。


那么为什么苏珊宁愿入狱也不对克林顿涉案的事吐一个字呢?这是因为如果她开口,她在有豁免权下所做的证词一般说来会被大家特别是陪审团认为更接近真相,因为她没有任何理由再说谎。一旦她的证词与克林顿的证词有任何不符之处就可能陷克林顿以作伪证的困境。在美国,作伪证是一项足以让人入狱的重罪也是大多数涉及政要和复杂的案子中,很多被告最终被定罪的原因。作为克林顿真正的朋友,她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万无一失地保护他。大家也许听说过美国电视名人玛莎·斯图尔特因为利用非公开信息进行股票交易而入狱,纽约州长因为招妓而入罪,波士顿青年因为帮助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主犯被判刑,但最后让他们遭遇牢狱之灾的并不是他们最初被指控的罪行而同样都是因为作伪证妨碍司法调查。比尔·克林顿后来险些被弹劾也不是因为他跟莱温斯基(Monica Lewinsky)有一腿,而同样是因为大家认为他有可能作了伪证。


没有美国生活经验的中国人如果不幸非得接受美国司法调查时,一定得注意。中美两种文化对作伪证也就是说“谎话”的界定标准和对后果严重性的认知在我看来是很不一致的。在正式讯问中,记不清的事一定不要乱说或者必须跟自己的律师商量后再说。话应该怎么说才不是美国法律下的谎话,大家都可以跟这方面的翘楚克林顿学学。大家也许还记得克林顿在电视中是怎样对全世界人民一字一顿地说的:“我和那个女人,莱温斯基小姐,没有发生‘性’的关系”,或者他在给大陪审团作证时说的:“我们之间(现在)啥事也没有”(There is nothing going on between us)。我们现在已经知道克林顿跟莱温斯基小姐是有点事的,而且莱温斯基还把沾满了克林顿精液的蓝裙子珍藏了起来以便证明这点事。克林顿当然也知道他跟莱温斯基小姐是有点事的。关键是克林顿是一个律师,当他说上面那些话时,他已经深思熟虑地考虑过话应该怎么说。精心琢磨加上咬文嚼字,使得即使后来他跟莱温斯基的事东窗事发,他依然可以依靠狡辩脱身而不是被证明在说谎。比如说,克林顿就强调他甚至都没有触摸过莱温斯基小姐的性器官,所以宣称“他”和那个女人,莱温斯基小姐,没有发生“性”的关系并非一句谎话。“我们之间啥事也没有”则是利用英语动词的现在时态浑水摸鱼掩盖一件发生在过去的事。


就在白水案东窗事发之前,克林顿的童年朋友,也是雇用和提拔希拉里的伯乐和希拉里在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克林顿夫妇的私人律师、白宫总统办公室副主任、文斯·福斯特(Vince Foster),在与抑郁症长期做斗争后开枪自杀了。当时,谣言四起,因为一些与白水案有关的文件在他死后被发现就放在他的办公桌上。后来这被解释为正常,因为福斯特是克林顿的私人律师,所以他查看克林顿的财务文件是很自然的事。自杀的子弹从来没有被找到,这后来也被解释为正常。自杀的地方是一个丛林地带,所以子弹可能落在任何隐秘的地方了。为福斯特自杀反反复复进行了五次独立调查,最后都一致认为他的的确确是自杀。另一方面,这些年在克林顿夫妇的生活圈子中,发生了大约20次涉及他们朋友、同事、秘书和保镖的意外死亡、自杀或在随机抢劫中被谋杀的事故。我非常犹豫地把这些事故的发生作为与案情有关信息的交代在这儿。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些人的死亡与克林顿夫妇有任何关系。虽然涉及白水案的其他20人都被发现有罪,只有克林顿夫妇从未被起诉而且最终全身而退。三次独立调查都没有发现有足够的证据能将他们夫妇与白水房地产投资案相关的犯罪行为联系起来。


当比尔·克林顿在2001年初从总统职位退下时,克林顿夫妇几乎一文不名马上就要破产,这是因为克林顿在担任总统期间牵涉到几个性骚扰案件打私人官司欠了大量律师费。但从此之后,他们夫妇赚钱的速度真的是很快,出奇地快。他们需要通过看上去赢面不大的房地产投资和期货投资躲躲藏藏地赚一点小钱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他们现在可以在市场上靠出卖自己的才能光明正大地赚大钱了。2001年2月,克林顿离开白宫不到一个月,他在曼哈顿摩根士丹利银行发表了第一次付费演讲,演讲费125 000美元。几天之后,在不远处的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银行,他的讲演又赚了下一笔125 000美元。2009年1月,在希拉里离开参议院成为美国国务卿后,克林顿的演讲费从一次演讲大约15万美元大大提高到在俄罗斯的演讲一次50万美元,和在中国的一次演讲75万美元。当然,这些演讲都是经过美国国务院审查批准后才进行的。希拉里从国务卿辞职后同样赚钱不少,她给高盛银行至少做了两次付费演讲,每次20万美元。他们夫妇40分钟演讲的报酬是典型的美国家庭年收入的几倍。


除了自己积累财富,他们还创办了比尔、希拉里和切尔西·克林顿基金会。这是一个慈善机构,同时也是他们的女儿切尔西(Chelsea Clinton)施展身手的一个政治平台。到2016年,该基金会从美国公司、外国政府和公司、政治捐助者以及各种其他团体和个人筹集了大约20亿美元的资金。该基金会在世界各地帮助拯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根据该基金会的报告,超过180个国家的4.3亿人得到过帮助,超过4600万儿童在基金会的帮助下获得了更好的教育。如果克林顿基金会做的都是这些好事,为什么它会成为总统大选中的一个争议话题呢?问题是希拉里是国务卿但在任职期间她仍然关心和插手基金会的管理。在她会见的154个外国政治、经济和文化要人中,至少有85个人捐过钱给克林顿基金会,超过她会见的外国人的一半。公平地说,她会见过的美国国内和国外大多数人并没有捐款,有些人捐了钱但她也并没有和他们见面。2016年8月22日,希拉里说:“我作为国务卿的工作没有受到过任何外部力量的影响,我的决策是根据我认为是正确的判断做出的;我知道我的行为看起来像是硝烟滚滚,但后面并没有火。”从2001年到2015年,比尔和希拉里赚了2.3亿美元,其净资产为1.11亿美元。比尔在一个聚会上告诉听讲的学生,“在我离开白宫前,我从来没有赚到过什么钱。我通货膨胀调整后的净资产在过去100年当选的任何总统中,包括奥巴马总统,是最低的。当我做总统时,我是一个穷光蛋。但是我离任后,我真的赚了很多钱。”


由于大多数美国高官在任职前就已经拥有高额财富,在短暂的任职期间为自己或者家庭获得更多的财富对他们来说实在是没有多大吸引力的。他们早已证明了他们有在社会上赚大钱的本事。如果他们只是喜欢钱,他们完全可以不参政或者在任期满后再接再厉。即使是像克林顿夫妇这样少数不富裕的政治精英,他们也完全懂得他们赚钱的最好时机是在任后而不是在任期中。如果他们能在自己的任期内弄清楚政府的运作方式,和企业建立起良好的工作关系并打下人脉,在自己的任期后有的是在企业大赚其钱的机会和时间。当然能像克林顿夫妇这样发那么大财的大概也就仅此一家,但大多数想赚钱的高官是绝对没有问题进入大企业领取高额报酬,至少他们可以成为企业向政府游说的高级说客或者顾问;所以行政机构的高官很少有被揭露在任期内贪腐的。倒是州、市议员由于薪酬不高又没有任期限制,只要选得上就可以接着干,议员贪腐的事在各个州市都时有报道。比如说,麻州连续三届的州议会议长都因为贪腐锒铛入狱;有照片显示民主党州参议员戴安·威尔克森(Dianne Wilkerson)在餐馆里接受联邦调查局线人的贿赂后朝自己的胸罩里塞了10张100美元的钞票。


当然,美国人民对一些高官在任期后为企业做说客、当顾问和办演讲大赚其钱的做法是颇有微词的。在2016年总统竞选中,特朗普就给希拉里起了个绰号叫“歪瓜裂枣的希拉里”并引起了很多选民的共鸣。在对待官员以权谋私的痛恨程度这一点上,中美两国人民的态度是相当一致的。在宽恕个人的行为失当给社会造成的伤害方面,中美两国人民的态度也是相当一致的。特朗普自己就有五次自己旗下的企业破产的历史。每次破产当然特朗普自己都有损失,但更大的损失是那些给他投资的银行、私募基金和在他企业工作的员工。银行和私募基金多半用的是社会上大家存储的退休金在给他的企业投资,在他企业工作的员工的退休金更是与企业同呼吸共命运的,一破产所有这些钱就灰飞烟灭了。五次破产给社会造成了上百亿美元的损失,也给了亿万富翁特朗普多年不交联邦收入税的借口。但几乎就没有什么人认为这是件什么了不起的大事,而只是把它看成一个成功商人的一点小失误。


以上内容来自清华大学出版社《三十年美国纵横看》,本书记叙了一个在中国长大,后到美国读书工作养家的普通人,以中国文化为背景,用其工程师的眼光,零距离观察美国社会三十余年所积累的经验和感受。



内容来源:书问

查看全文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搜索
书问(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取消

评论

分享到